首页 魅力品牌正文

[石壶著游子情:智慧与希望] 闲极无聊-博士级麻将(1)

wangchaowh 魅力品牌 2021-06-10 15:45:03 1 0

中西部平原广阔,几十万平方公里内花草的粉末通行无阻 ,使渊明敏感到像患上重伤风,眼鼻发痒,眼水盈眶 ,鼻汁结晶,扎壁扯毛,逼成喷嚏 ,分泌出大量黄汁,重新结晶。这样恶性循环,使他除在晚上及冷气房内 ,难以忍受,至六、七月到顶 。为敏感及无聊所逼,他几乎每天都去冷气开放的学生中心闲逛。一日 ,陈兴道:

  「在学生中心消费 ,还不如打麻将。」

  陈兴是闽南人,毕业于城大,在I大攻读机械工程博士 。渊明道:

  「我爸爸经常打麻将 ,因不轻易和小牌出了名,有时输得太多母亲会抢来打,希望靠和小牌转手气 ,顺便赢些钱回来。我站在母亲后面看过不少次,略知一、二。」

  「I大牌局甚多,各立山头 ,外人不容易打进去 。我们为甚么不组军?」

  「西方人把赌搏发展成概率 、统计及游戏论,我们为甚么不开办学校,把搓麻雀发扬光大?你做校长 ,负责找主任及老师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雀生可以升为雀师、雀主任及雀校长;校长、主任 、老师也可降为学生。循序渐进、渐退;先办小学、中学,再办大学及研究院 。」

  他愈说愈起劲 ,一反平日闲极无聊的靡萎心态。陈兴道:

  「你回去准备茶水 ,我去找人,马上开张!」

  「找不到人怎么办?」

  「不会的。我在这里走一圈,说不定电话都不必打 。」

  「不要忘记借麻将牌 。」

  渊明进门时梅芳及三人已绑好桌布 ,正在倒麻将 、钱码及骰子。陈兴见到他,说:

  「我一转弯便撞见吴广南及陈生生,问他们会不会搓麻将 ,吴广南说不会打还是中国人?!」

  「你们这么快,让我觉得有人提着麻将牌四处找人!」

  说得众人笑了。陈兴道:

  「我已聘生生为主任,广南为老师 ,你暂时委曲些做学生,从小一念起,哈哈!当然 ,我们没忘记你是发起人,由你为麻将耍乐学校致开幕词 。」

  不一会儿,渊明说:

  「前人无聊打麻将 ,旨在赢钱;我们无聊打麻将 ,旨在发扬国粹。作为游戏叫麻雀;作为国粹叫麻将。我们一定要重视规则并且不断地改进 。我暂定一百二十圈为一学期,中、小学都采六年制,大学四年 ,硕士一年,只是和相同或更高学历的人打才能升级,这点道理想大家都明白。」

  经过讨论后 ,陈兴获硕士,生生获学士,广南中学毕业。四人你一句我一句 ,把番目及番数写在纸上 。写完,渊明拿四张二索在茶几上一拍,像是在发誓:

  「中国的填鸭式教育及美国的填外语考试填到我们士气低沉 ,打麻将是消极的揭竿起义,今后任重道远,我预祝各位拿双博士!」

  四人混战到第二天傍晚。前几圈因渊明几乎不会 ,慢得可以 ,以后便逐渐转快,二十四小时打了三十二圈,除去洗手间及吃肯德基鸡浪费掉的时间 ,平均每四圈两小时半。渊明没赢,需留级重打 。

  麻雀学校开张以后,不少孤魂来这里免费学习 ,暑假结束以后渊明和梅芳都已小学毕业,渊明还发明了些新番,志气一如当年志人。想来投笔从雀不会人头落地 ,应该胜过投笔从戎。

  渊明拿fellowship,每学期必须修四门课,因为通不过外语 ,不得不从长计议,开始修读统计,跟梅芳做了同学 。转眼子青和渊明获全A ,梅芳则仅仅过关 。一天 ,B教授见到渊明和梅芳,说:

  「她是你的妻子?」

  「是的。」

  B教授笑着走了,似乎在称赞自己猜中渊明帮梅芳。梅芳考试时总是大倒退 ,B教授没取消她的习题分,让她及格了 。

  渊明第三次参加德文考试,这次内容跟量子力学有关;他自修过量子力学 ,能猜,及格了。

  几月后他参加俄文考试。俄文有些像中文,例如「你对了」不必像英文那样说成「你是对了」 ,但文法变化如英文及德文,字会跟用法变,非常复杂 ,不下苦功不可能及格 。今天的俄文试内容跟数理相关,他却未能察觉。文章记左手学派和右手学派争议座标的方向。也许因最近读文革斗文过多,把学派译成学校 ,误以为左派学校在跟右派学校斗 。试后经人指点才知闹出了笑话。

  当晚他约陈兴、政文及广南打麻将。政文和他本是奥大同学 ,渊明来I大以后他去了威大分校,最近经渊明向系里推荐,获得助教金 ,转来I大攻读博士 。

  渊明在牌桌上埋怨考俄文出师不利,广南道:

  「欧美像中国一样,用一种文字就好了!」

  陈兴道:「先有语言 ,后有文字。我们的文字没跟语言变,所以只有一种。」

  渊明道:「西方用字母拼音,所以文字跟着语言变 ,因此有多种文字 。」

  说完摊牌数番:

  「基本满贯:门清 、不求、断幺、平和 、将 。」

  陈兴道:「不公平!边打麻将边打岔。」

  渊明道:「这盘不收钱,以后你们打牌要专心,行有余力才高谈阔论。」

  钱只用来升级 ,给不给无大碍 。

游子麻将无聊博士智慧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